伟德体育手机版app下载

评论

北大教授自称没评上博雅讲席教授太不公平,欺人太甚!发文全球求职!

原标题:北大教授自称没评上博雅讲席教授太不公平,欺人太甚!发文全球求职!

资料图:辛德勇 图片来源:北大官网

近日,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辛德勇在个人微信公众号连续发文称,北大认为其不够资格享受“博雅讲席教授”,“这很不公平”、“可谓欺人太甚”,尽管“反复沟通近三年,还是无人理睬”,因而萌生去意,公开发文全球求职,不在乎学校级别和工作地点。

辛德勇其人

落选“一级教授”、博雅讲席教授,两度欲出走北大

北大官网显示,辛德勇,1959年8月生,辽宁铁岭开原人,1982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地理系,1984年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毕业,1988年陕西师范大学唐史研究所博士生毕业,获历史学博士学位。

现任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主要从事中国历史地理学、历史文献学研究,兼事地理学史研究,代表作为《隋唐两京丛考》、《古代交通与地理文献研究》、《历史的空间与空间的历史:中国历史地理与地理学史研究》和《秦汉政区与边界地理研究》。

图片来源:知乎

辛德勇目前已在北大工作19年,今年元旦半夜发文公开求职,闹得沸沸扬扬。不过,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想离开北大。

2021年9月17日早晨,辛德勇在其公众号表示,要离开北大,理由是北大不给他评一级教授,他感觉自己还是够一级教授的水准和成果的。“每个人连自己的切身利益都不抗争,这个社会就要绝望了。”

辛德勇公开求职

每学期教学不低于8学时,学术研究无规划,不做研究项目,工资待遇参照北大博雅讲席教授

1月1日0点,辛德勇公号发文想从北大离职。他说,我不在乎学校的等级(地方师专也行),也不在乎工作的地点,当然若能在北京会好些,香港、台湾、新加坡、日本等海外地区更好,只是不敢奢望(前两年海外一家猎头公司找到我,帮助香港大学找人,我递交了简历,但最后可能觉得我不能英语授课而作罢)。

关于教学工作,辛德勇说的比较具体,比如一学期不低于8学时的教学工作,并称其学术研究“没有研究规划”,会尽力而为。

在教学方面,是相当于每年其中一个学期不低于8学时的教学工作(必要时可增加),本科生和研究生课都可以上(我在北大一直上本科生课,而且很喜欢讲课),可以讲授历史地理学、历史文献学、中国古代史、中国自然科学史等学科的课程。在学术研究方面,我只能说会尽力而为,努力工作每一天,具体能做出什么,我不知道,也没有研究规划。

辛德勇还重点强调其不能承担任何研究项目,当然也不会跟学校要经费。

我的缺点一是不能承担任何研究项目,只能随心所欲地做研究,但也不会向学校要求研究经费;二是本人学历很低,本科上的是哈尔滨师范学院,硕士、博士虽然稍微好一点儿,但也只是陕西陕西师范大学。

最后,辛德勇还不忘强调自己在意的条件,70岁退休,工资待遇参照北大博雅讲席教授。

比较在意的条件:(1)70岁以前不退休。(2)工资待遇参照北大博雅讲席教授。因为就这两点让我觉得北大对我太不公平,可谓欺人太甚。(3)京外地区的话,给间能做饭的宿舍临时用。

北大博雅讲席教授

几乎等同于“文科院士”,可70岁退休,年薪几十万

什么是“北大博雅讲席教授”,辛德勇教授为何如此重视?

众所周知,在科学技术和工程领域,目前国内最高荣誉是中科院院士和工程院院士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两院院士”,每两年评选一次。院士无论在学术领域,还是社会地位上都处于科技人才的顶端,至少可享受副省部级医疗待遇。

但是,在大文科领域,并没有“院士”一说。因此,近年来一些知名高校开始探索在大文科领域设立特殊的教授制度。

例如,北京大学设立了“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”,中国人民大学设有“一级教授”和“荣誉一级教授”,清华大学也设立“文科资深教授制度”,是清华面向文科教师的最高荣誉称号,等同于“院士”,首批评选出18人。

“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”则诞生于2016年4月。

当时,北京大学专门发布了《博雅讲席教授聘任办法》,其中候选人可以从北大在职教授中选聘,也可以直接从海内外知名高校和科研机构中招聘顶尖人才。要求在本学科领域取得过世界一流水平的学术研究成果,处于国际领先地位,活跃在学术前沿。

《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聘任办法(试行)》 截图 图片来源:北大官网

待遇方面,“博雅讲席教授”实施协议年薪制,分为基本年薪和讲席津贴两部分,基本年薪由北大提供,讲席津贴由北大专项基金或社会基金提供。

据辛教授说,北大博雅讲席教授待遇很高,而且可以干到70岁再退休,但具体年薪是60万、80万,甚至更高,并没有具体的数字。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能当上北大博雅讲席教授,“名利双收”不成问题。

大学教授公开公开追求名利,你怎么看?

辛德勇教授这篇打算从北大出走的文章发布后,引发了强烈反响。

已经从北京著名高校离职的经济学家储殷一针见血地说,辛教授所有的目的其实不过就是为了提高待遇。

我看了一下这封公开的求职信,大致上是辛教授没有评上北大的博雅教授,觉得北大对自己不公。

老实说,大学校园早就内卷的厉害,评奖、当官、课题、职称,僧多粥少、狼多肉少早就是常态。内卷的结果就是标准越来越高,本科学历、留学经历、 论文档次、项目评级,林林总总,很多时候设立标准的意义,就是为了卡人而不是选材。活在这种内卷中,憋闷委屈与烦躁不安是每个人的常态。每个人都必须去干很多自己认为毫无意义的事情,荒唐的是很多事情不仅仅是自己觉得问题,就连考核者也认为是毫无意义的。

大学老师在通常情况下就是论文民工,这几年又异化成为项目民工。而这些论文、项目许多又根本只是毫无意义、毫无价值的码字。所有的目的其实不过就是为了提高待遇。

知识分子是否一定要视金钱如粪土?

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教授、博导苏德超表示:淡泊名利一定好吗?追求名利跟“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”冲突吗?公开追求名利会带坏社会风气吗?未必。

也有观点认为,辛德勇教授有点高看自己了,因为对文科教授而言,平台大于实力,没有了北大的平台,辛教授可以发挥的余地很小。

继陈春花“学位风波”之后,辛德勇此次“求职风波”,客观上是在质疑北大博雅讲席教授的遴选制度,再次让北大再次成为舆论焦点。

对于这件事,你怎么看,欢迎留言!

综合公众号辛德勇自述、北大官网、知乎等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发布于:北京市
阅读 ()
大家都在看
推荐阅读
今日搜狐热点
6秒后
今日推荐